阅读历史
换源:

350 我们这山里有煤矿

作品:末世吾乃宝妈|作者:包包紫|分类:军事科幻|更新:2020-02-14 17:20:33|下载:末世吾乃宝妈TXT下载
  这个避难所水井里的水并未经过任何化检的检验,卿溪然自然不可能让卿一一乱喝,她出来的时候,从别墅地下室里拿了许多的矿泉水,都是末世之前囤下来的,现在就只能让卿一一喝这个。

  所以避难所水井里的水,就用来擦洗打扫了。

  卿溪然在忙着打水的时候,小朋友就趴在水井边,等妈妈打了水上来,她就端着一个小盆儿,拿着抹布,吭哧吭哧的帮着妈妈到处擦洗。

  她们一直忙活了一个上午的时间,才把这个避难所里面,大致擦了一遍,拆掉了很多盖在家具上的白布,又趁着秋季还有些阳光,把二楼盖在白布下的,外祖给她们准备的新被子拿出来晒了晒。

  中午的时候,筱龙宝从金仙村驻防营地里搞了一些末世前的冻肉,以及一些真空包装的小零食过来,还带了几个驻防24小时守在避难所外面。

  这些驻防都是华阳昨晚回去了营地,特意连夜给安排出来的,都是一些很可靠的老驻防,毕竟卿溪然和卿一一是他们老大的家属,她们俩的安全,必须重中之重的对待。

  等筱龙宝在往避难所里搬物资的时候,洛北又来敲了卿溪然家院子的门,送来了一大堆的金仙村村民资料,这是也是昨天晚上,卿溪然吩咐洛北去弄的。

  要弄到这些资料很简单,往镇上的安检局去一趟就行了,现在镇上的安检死的死,进了湘城的进湘城,送往龙山的送龙山,这个镇安检局都荒废好久了,洛北直接进去把资料打印出来即可。

  离开了街边树木茂密的湘城,秋季一片空旷的天色下,卿溪然坐在一张从避难所里拿出来的靠背木凳子,木凳子刷了红色的漆,在清新的空气中,散发着一股陈年木料的味道。

  她一页一页,速度极快的翻着洛北送来的金仙村村民资料,筱龙宝就带着卿一一在院子里的秋千上玩儿,小姑娘欢快的笑声,衬着卿溪然紧簇的眉,画面格外突兀。

  一旁,站在屋檐下的洛北,看着坐在屋檐下的卿溪然,问道:

  “卿小姐,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?”

  “问题不在末世后,而是在末世前,末世后的数据我们得不到了。”

  卿溪然说的很凝重,整个村子在末世之前20年,死亡率就一直居全镇最高。

  会得出这个结论,是因为20年前,金仙村的死亡率并不是很高,处于一个很正常的水平上,然后,在之后20年的时间里,这个死亡率逐年增加,一年比一年死的人多。

  但金仙村本来就是一个大村,全村在20年前,人口鼎盛时期,能有三千多人,在递增的死亡率下,一直到去年年底,整个金仙村能死到千余人。

  这个很不正常,平均下来,一年能死一百多个人,一个月死10个?

  卿溪然立即收起了手里的资料,对洛北吩咐道:

  “你去给我找一下这里的原住民,最好是那种上了年纪的,在这个村子里生活得够久的。”

  得到了命令的洛北,立即转身出了避难所的院子,不过几分钟,就找来了一个原住民里年纪最大的,一个大约50多岁的老妇人,名字叫做王美丽。

  那王美丽灰头土脸的,一脸蜡黄憔悴,站在卿溪然这样俊的人面前,衬得她更是狼狈,加上家中连连死人,一个家属的头七还没过完,又死了一个,昨天她家儿媳妇就没了。

  整个村子,死的死走的走,目前年龄最大的就是她了。

  卿溪然穿着黑色的高领薄毛衣,一条灯芯绒的暗红色背带裙,从凳子上起身来,双手抱臂,站在屋檐下,长发披肩,神情清冷,问道:

  “王阿姨,现在我问你一句,你答一句,务必老实答我,你若老实答我,我自会叫人多关照你家,不会教你家吃了亏去。”

  “哎,卿小姐,您问。”

  那王美丽眨着浑浊的眼,姿态卑微的点头称是。

  她家数口人,至今为止已经死得就剩下了两口人,实际上,她早就不想活了,但是她的家中还剩下一个两岁的小孙儿,这年头也的确需要被多关照的。

  “你怎知我姓卿?”

  屋檐下的卿溪然开口问,她其实也就是随意开了个头,想让面前立着的这妇人放松一些,别总是一副畏惧模样。

  谁知,王美丽却是说了个好大的事情给卿溪然听,只见她低着头,十分老实道:

  “我自然是知道的,我嫁到这里生活了快要30年,这栋老房子,之前就是我叔父家的,后来卖给了一支开矿的队伍老板,老板就姓卿,这个姓少见,我叔父说这是个有钱人,给了两倍的房钱。”

  那都是18年前的事情了,在18年前一套房子,卖当时市场房价的两倍,那都是一件很轰动的事情了。

  至少在全村来说,王美丽叔父一家,就跟发了笔横财似的,还拿着这笔钱,在市里买了两套房子,做了些小生意。

  把全村儿给羡慕的啊。

  所以当年买叔父房子的矿老板姓卿,他的房子传给后人,自然也是姓卿。

  “开矿?开什么矿?”

  卿溪然微微蹙眉,她并不关心那位姓卿的老板,花了多少钱买这栋房子,她关心的是,这位姓卿的老板,开的什么矿。

  只见得王美丽点头,很自觉的回道:

  “是的,之前有传言,说我们这山里有煤矿的,还来了好几支找矿的队伍,不过后来听说没在山里摸到矿脉,找矿的队伍走了好几支,就只有姓卿的这个老板,说是跟我们村儿有缘,要买栋房子养老。”

  而后,那王美丽又说道:

  “不过,我看也是有钱人一时兴起的情调,那卿老板买了房子,就从没有回来住过,偶尔会派些人来,不过都是隔几年来一次,自己是从来不来的。”

  她口里的卿老板,应该就是卿溪然的外祖,“卿”这个姓氏,在湘城地界来说的确是很少的,而且这个避难所还是卿溪然的外祖留给卿溪然的,所以难得能找到这么巧合的人。